中国经济未来的机遇

发布日期:2016-12-14 浏览次数:20

江南会大讲堂首讲嘉宾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从电子商务看未来世界经济的走向。他选择这一天开讲,是想“立足现在,放眼未来”。中国未来的经济是如何走向?中国经济的未来有什么机遇与风险吗?下面是马云对中国经济未来的预测,欢迎阅读。


马云对中国经济未来的预测

在这座由艾青之子艾未未设计、金庸题字的奢华会所内举办大讲堂,目的是“让一群有意思的人聚在一起,做一些有意思的事。” 通过国内外名人名家,采取多种创新形式给浙商带来头脑风暴。一个成功人士在当时某个特定时期,都有自己的商道,多个人的共性就是那个时期的商道,等到一百年后,后人拿起钱江晚报电子版刊登的内容一看:“哦,原来一百年前的商道是这样的。” 本次讲堂由银泰集团协办。

阿里上市决定事出突然

经常有人问我怎么看金融危机,很多人觉得突然。我个性比较敏感,2007年初,我花了两周时间专门写了一封信,本来是想写给全国中小企业的,因为我感觉从阿里巴巴数据来看,经济形势相当严峻,但当时大家都盯着奥运会,唱冷调好像不搭调。我就给内部员工写信,提醒大家准备过冬,而且这个冬天会比大家想像的寒冷。那时候我在公司内外都讲,阿里巴巴不考虑上市。

但是到了2007年5月,我们加快上市准备速度,最终在11月6日上市,这个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当时,我们认为整个世界经济持续多年增长,一定有一个下行趋势,不可能永远这么好。我去了一些国内外论坛,所有人脑袋里都在想赚多少倍的钱,不管能不能IPO,只想着包装一下上市。当时我问一些中小企业主,他们说都赚钱了。赚什么钱?是股票里的钱。

商业离开了本质的东西,人们追求金钱的欲望几近疯狂,这种疯狂一定会付出代价。我的直觉告诉我,所有人觉得好的时候,一定是灾难形成的时候,人们对2008年期望值太高了。

这没有理论根据,这只是商业判断,假如商业都由数据来说话的话,那么所有的MBA都会成为伟大的企业家,事实上MBA只能成为经理人,不可能成为领导者。我在2007年做了一个判断——2008年将会是坏年。

2007年5月,我们作出决定,迅速上市。在上市路演的十几天内,我感觉世界疯掉了,我们准备融资十几亿美金,在香港路演的时候,我每天只讲10分钟,我告诉大家互联网在中国很好,但是三五年内不可能好的,还要投资、要发展,中国互联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些话讲了以后,我觉得我们路演下来有300亿美元认购就很满意了,没想到路演结束以后,无底价认购超过310亿美元。第二天飞新加坡已经过500亿了,到美国像疯了一样,已经有1800亿无底价认购。

到纽约下飞机当天我接到摩根斯坦利CEO的电话,他说你们太成功了,他没见过一个中国互联网公司居然有1000多亿美元无底价定购,你们价格肯定会很高。他认定是20元左右。我特别感谢我们当时所做的决定:我问我的团队“来的时候最高期望值多少?”“——12元。”“但是现在可以卖22元,干不干?” 我们的看法是我们稍微增加一点,增加到13.5元,如果不增加,我们愚蠢,加多了,把股东的钱骗到我们口袋里,我们不值那个价。

所以这13.5元赢得了投资者的尊重,我想当时做了一个很好的决定,永远不要欺骗投资者,永远不要欺骗股东,也永远不要欺骗自己。13.5元开盘,后来冲到40元,市场出现了疯狂。

后来股价从40元掉到3元多,事实上这一年来,我们越来越强大,但是股价越来越下滑,是谁出了问题?不是我们出了问题,是股票市场出了问题。

我给CEO放长假

我最紧张的时候是2008年1、2月份,因为员工开始浮躁了,因为大家都有钱了,我们有好多亿万富翁、千万富翁,还有人静下来考虑工作吗?大家想着我到哪里旅游,出来创个业,说实在点,很少有人在这个时候能够挡得住金钱诱惑。

在上市之前,杨致远、孙正义跟我讲了三四个小时:小心上市的时候员工都逃光了。我说知道了。2月份我做了重大改革,第一是教育干部,要改革必须趁形势最好的时候改,我们手头有17亿美元现金,加上原来储备的7亿美元,共24亿美元,一分钱都不能动,准备冬天到来;第二是迅速进行二次创业的改革,给几位 CEO、COO放大假,不许回公司,这些人因为没日没夜干了10年,脑袋已经像机器一样了,我一给就是两年、三年的调整长假。

当时外面传出杯酒释兵权、过河拆桥一说,我一笑了之,他们不走新人起不来,新人起不来公司很难更上一层楼。

外包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最近花很长时间到欧洲、日本和经济学家、政治家聊天,我们聊到了经济危机的“阴谋论”。美国战略布局在15年前提出全球化思想,当时的全球化实际上是美国化的全球化,美国人通过强大的军事力量、经济力量、政治力量,包括好莱坞电影的传递,所以我们认为美国就是这样强大的,全球化就是美国化。美国在全球化里面做了两个很有意思的战术,所谓制造外包和服务外包。

大家都知道外包前两年特别流行,尤其是低价、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业往亚洲走,主要往中国走,一下子中国制造业抓住了机遇。十几年后制造业形成了巨大的链条。服务业则外包给印度。全球化过程当中,美国人死死抓住的是美元的地位和美元的权利。

后来,美国人发现了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错误,这次的制造业外包给美国带来巨大麻烦,由于制造业基础很差,美国人丧失制造业能力,三大汽车制造商相继倒闭。

阿里巴巴2008年开始严查外包,什么可包、什么不可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千万不要随意。本来像我这样的身体,五六年以前我跑10公里是没有问题的,现在跑一公里就不行了,原因是什么?我把自己外包给汽车,汽车帮我代步了,我不骑自行车,不走路了,我现在真的跑不了一公里,我把代步全部外包给汽车了。

后工业时代要按需定制

前面我讲了阴谋论,可能人家会说美国哪有那么坏,哪有那么狡猾。在秘鲁APEC论坛上,一位美国经济学家说:“这次危机美国承担责任,我们花了很多钱,你们中国也要承担责任,因为中国没花钱。”我当场对他讲,你这个话讲过头了,全世界生产10瓶酒,你一个人喝7瓶喝醉了,然后说我没喝酒,其实有3瓶我喝下去了。问题是钱造成的,我们还希望用钱来解决,这个就有问题了。

根据这样的判断,怎么看未来10年经济的发展?我对自己充满信心。自信基于这几大判断:

中国还是世界上未来十年最大的市场和成长最快的市场,这是不会变的。

工业时代要发展四大要素:标准、规模、资本、原材料和能源。工业时代大家都在抢占标准,有了标准以后就流水作业,形成大规模制造,有了资本控制体系,最后是能源、原材料,这是工业时代的重大特征。

我们马上会进入后工业时代,这是以个性化、小批量、灵活为特色的时代。20年后,标准化规模化基本会被后工业时代的柔性化和个性化定制彻底取代,中国工业化要彻底成功必须按需定制。个性化发展,这是我看到的一个巨大的有意思的地方。

比如在工业时代我生产一万只杯子,搞那么多产品,卖给消费者市场,是找渠道卖;后工业时代,是消费者说话,不管你怎么牛,消费者面前你投降。

再比如,10年以前你到杭州解百买一件衣服,营业员跟小姑娘讲,这件衣服昨天卖了2000件,小姑娘马上穿在身上,流行。现在一听这件衣服卖了2000 件扭头就跑,我要买,最好杭州就只一件,这是按需定制、柔性化生产的强烈信号。假如按需定制,现在淘宝估计能卖1500万台手机,我希望正面是老婆照片,反面刻着老婆生日,定制以后送给老婆作为生日礼物,这是做得到的,但是没有互联网做不到这一点。传统制造业现在还傻乎乎地在走流水线,规模很大,基本上在走一条绝路。

谁影响网络谁影响未来

第二,中国网民在未来5年过5亿势不可挡。

阿里巴巴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没有办法说服在座的各位成年人,但是你们的孩子被我搞定了!我儿子16岁,他觉得互联网这东西是他生下来就应该有的,20来岁的人网上购物怕不怕?不怕,很正常。我外婆88岁了,到现在都觉得电视机很危险的,爆炸了怎么办?但40多岁的我们怎么相信它会爆炸呢?我们的孩子没法教育的原因是他比你还懂,我们比父母懂,我父母比我爷爷懂,我们的孩子比我们懂。这是自然法则。

第三,谁影响网络,谁影响全世界。

20年前我通过说服父母来说服孩子,现在我通过说服孩子来说服父母。我碰上很多高层领导,说你们淘宝网好,我一看就知道不是淘宝网用户,是他们家孩子天天在聊网上购物,这个就是影响力。说服老总很难,但是把老总的孩子搞定还是可以的,让他们去上网,这个世界已经是孩子在影响我们,小的在影响大的。

猎才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