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养殖成功创业故事

发布日期:2017-01-10 浏览次数:63245

创业要想成功,除了有了点子以及热情是不够的,需要无所不用其极的接近真实。看看那些农村创业的故事,感受他们的精神,激励自己的斗志。那么下面就让猎才猎才医药网小编分享一些关于回乡做养殖成功创业故事的内容,希望能够有所帮助。


回乡做养殖成功创业故事一

夫妻俩养鸽子年利润百万

胶州胶东街道办事处朱家寨村的孙立国夫妇,在偶然的机会发现养鸽商机,随着养殖规模的扩大,每年10多万只鸽子销售到岛城市场。由于养殖的鸽子供不应求,每年的利润达到百万元。眼下,致富后的孙立国有了更大想法,除了扩大规模增加蛋鸽养殖数量外,还将对鸽子进行深加工,对于爱好养鸽的村民,他愿意免费传授鸽子养殖技术,带动更多人致富。

夫妻俩改行养殖鸽子

记者在朱家寨村的国霞养鸽场看到,一只只白色的鸽子在笼子里悠闲地吃着饲料。据孙立国介绍,他原先从事过很多行业,开过半挂车,开过收割机,经营过饭店,养鸽子之前还贩卖辣椒。

2001年初,他到威海收购辣椒,偶然间看到有家大型规模化养鸽子企业,当时就萌发养殖鸽子的念头。刚开始父母觉得风险大并不支持他的想法,但妻子却非常支持他,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购回600对“美国白羽王”和“泰森”种苗,由于缺乏养殖经验,养殖的鸽子生病了不少,好在及时请教专家,到了年底一算账,鸽子数量增加了不少,还小赚了一笔,让他对养鸽信心倍增。

一年出笼10万只乳鸽

“养殖鸽子有很多学问,刚开始我不懂,都是一步一步琢磨出来。”孙立国告诉记者,鸽子喂原粮,只要把小麦、玉米、高粱、豌豆按照一定的比例配比就行,不需要加工,再配以中沙、贝壳粉、骨粉、鱼粉和红土等矿物质,让种鸽多产健康蛋、促进乳鸽快速增长。他还安装了自动饮水器,全自动喂料机,既节省了人力,又减少了饲料的浪费,降低了鸽子的喂养成本。现在每月至少出栏上万只乳鸽,由于鸽子不适合长途运输,他养殖的鸽子主要销售到岛城市场和周边的高密、诸城等地,一年下来至少能出栏10多万只。

“今年的饲料比往年便宜,鸽子的利润自然增加了不少,每只鸽子的利润在7元左右。”孙立国说,自己养殖鸽子的品种是“美国白羽王”,因繁殖率高,宰杀褪毛后皮色和肉色好,非常受客户的青睐,每年向他购买种鸽的养殖户也有很多,每对种鸽的售价在120元左右,每年的利润近百万元。

“下步我打算再扩大规模,对鸽子进行深加工,通过互联网销售到全国各地。”说起今后的养殖规划,孙立国信心满满地说,争取在三至五年内,将养鸽场发展成为山东省内最大的鸽子养殖基地和种苗基地。现在他已经成立养鸽专业合作社,他愿意免费传授养殖技术,让更多的人走上致富路。

回乡做养殖成功创业故事二

靖州杨梅大王的创业路

在湖南省怀化市靖州县坳上镇木洞村,每到夏天,全村7万多亩杨梅果实累累,长势煞是喜人。成熟的木洞杨梅硕果娇艳欲滴,以其特有的姿色和风格迎接众人的挑选。提起这里,人们甚至会忘了木洞村的原名,而直呼其为“杨梅村”。

可是,早在上世纪90年代,这里还是连路都没修好的穷乡僻壤,更不用说村民的生活品质达到了什么水平。如果没有转业军人卢登科的出现,或许也就不会有每年夏天将我们馋得流水直流的靖州杨梅。

提起卢登科,杨梅村人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点赞的。正是这位面带谦虚笑容朴实的老人,他带领着村民们从开山造林做起,一步步克服困难,成就了“天下杨梅出靖州,靖州杨梅出木洞”的名句,也带领着他的村民们,走向越来越舒适安康的生活。

炮火的洗礼,让他有了不一样的坚毅

卢登科20岁那年冬季应征入伍,新兵训练还没结束多久,马上参加了战争,并担任炮兵工作。谈起那段血与火的往事,卢老记忆犹新:“好几次差点丧命!有一次很久没洗澡,半夜悄悄去河边,刚洗完上岸就听到炮弹的声音,那个炮弹刚好就掉在我洗澡附近那个位置!”“还有一次在发电报,一圈人围着,一个炮弹突然掉进来砸在桌子中间,桌上还有发报机等各种机器,兄弟们都吓懵了,整整五分钟鸦雀无声,幸好?那是个哑弹!”这些惊心动魄的故事,卢老说起来显得有些云淡风轻,但谁都知道,经历过近乎零距离的生死考验,总会刻骨铭心。

卢老说,那时候大概每天的炮火声太多,对于炮弹的声音和距离,他已经能非常准确地进行判断。如果声音短平快,那必定炮弹是过了头顶的抛物线,并不会有什么危险;而如果炮声是“咳咳咳”的断断续续的声音,基本上能不能捡回命都是个未知数。可是这样的准确却让他对声音极为敏感,以至于从战场上回来的前一段时间,整个人完全处于浅眠状态,任何一点声响都能将他惊醒。

而战争的残酷之处还不止如此,当年部队都只能夜里行军,所有能反光的物品都不能佩戴,所有的照明设备也不能使用,连车辆的灯都要缠上纱布遮住,完全是凭着感觉和经验在前行,很多战士就这样走进了敌人的雷区。而为了不给敌人留下任何暴露自己个人信息的机会,每个士兵的衣服内衬里只标注了血型,其他信息一概没有,很多战死的士兵连名字都不知道。

那段最为热血的日子,或许给卢登科注入了连他都不曾察觉的坚毅,而这样的毅力和坚持,却成了之后维系他的杨梅事业最重要的纽带。

儿时的杨梅梦,终成了后来的创业理想

1982年,卢登科退伍了,转业回到家乡,凭借聪明才智,1990年当上了木洞村的村长。可是,如何在其位谋其事,从根本上改善木洞村村民的生活条件,却是卢登科一直思考的问题。后来,他总算想通了这当中的要领,原来,木洞村的传统优势——杨梅种植,早就被村民给舍弃了。

而事实上,木洞村的杨梅种植有数百年的历史,不仅好吃好看,果大核小,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和微量元素,还能生津止渴、涩肠止泻、和胃止呕、美容养颜。而在清代,木洞杨梅便被誉为“敬奉皇帝之贡品”,颇受古代皇家贵族的喜爱。在卢登科看来,这些都是发展杨梅事业的有利条件。

卢老说,小时候的自己也是只馋猫,常常和小伙伴一起爬树摘杨梅解馋,杨梅一直是他的最爱。与其让它养在深闺人未识,还不如真正将它的优势利用起来,说不定还能帮助村民们一起发家致富。

于是,他联名村里书记向政府申请在木洞村营造千亩杨梅林,以杨梅产业为主桐油林为辅,实施间作短种等综合开发模式发展杨梅业。为解决资金问题,他除了向政府申请贷款100万元还自筹资金2万元。自此,木洞村的杨梅产业拉开序幕。

三年承诺,却是一辈子的坚守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残酷的。卢科登干劲十足,但很多村民却并不热心,因为杨梅种下去要3年才能结出果实,而结出果实后,还要1-2年才能够有味道最好的杨梅出产。这4、5年的时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扛得住的。许多不可预知带来的恐惧打跑了许多人,好不容易说服了,但开山造林需要先烧山,这又让很多人打退堂鼓,到头来还怪在卢登科身上,让他赔钱。尽管各种被误解,卢登科还是毫不犹豫自己掏钱赔了,战争的经历告诉他,这都不算事,只要认准了是对的,砸锅卖铁也要去做,而且要做到最好!

三年,说着简单却很漫长。说服大家种植杨梅只是第一步,还要有好的种源。为此他一个人赶火车到浙江买回来新品种,又想办法引进乌梅的品种,好不容易种上了,村民却对杨梅不上心,很多人对幼苗的成长状况不闻不问,这让卢登科很是被动。“不被人理解总是孤独的”,而他孤单了整整三年。

为了让大家相信杨梅种植是真的有成效,这三年他经常都是早上六七点就到了杨梅林里,天快黑了才回来,修剪枝桠,查看果树,就这样三年如一日,把果林当家,把一株株杨梅苗当孩子一样照顾,终于让七万多亩木洞杨梅结出了累累的果实。

平均海拔600-800米的青山,清新舒展的空气,透亮甘甜的水质,这些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加上卢登科的辛勤耕耘,终于让木洞杨梅打出了名气,在杨梅还没成熟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大老远的跑来预定,更有趣的事情是,木洞村门口有人卖杨梅却无人光顾,村里面杨梅生意火爆异常。而那些之前对杨梅生长不闻不问的村民也主动找到了卢老,希望好好学习杨梅种植技术,种出饱满多汁,酸甜可口的杨梅。

竹篓送货到长沙,杨梅汁流了一地

杨梅迎来大丰收,以前冷清安静的村子,一夜间变得热闹起来。经常,人们还沉浸在甜美梦乡,就有人大老远开车来预订抢购了。卢老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但新的烦恼又来了。杨梅是水果当中少数没有“外皮”的,十分娇嫩,保存周期很短。“那时候,想着能让别人尽快吃上杨梅,大热天里他开着货车从怀化亲自送货去长沙,可是因为杨梅都用竹篓子包装,再加上高温烤着,半路上杨梅就不新鲜了,汁水流了一地,最后,我都不好意思把那杨梅送给别人吃。”谈起往事,卢老很是心酸。

幸福都到嘴边了,难道就让它这么溜走?卢登科舍不得让这些辛辛苦苦种出来的杨梅被浪费。他通过查资料,找能人等方式给杨梅寻找包装设计,让多家包装设计公司参与设计投标,最终一家公司设计的包装脱颖而出,不但解决了保鲜的难题,设计效果也让人很满意。

除了在包装上下功夫,别的方面他也积极探索,就像当年当兵打仗一样,他总相信,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事情也只有去实践才会有结果。2001年他独自去到浙江,学习当地人保存水果的方法,回来后自掏腰包建了冷库,并在墙面上做了泡沫隔离层,让杨梅保存更久的时间,拥有更好的口感。“我就是想让大家都能吃到正宗新鲜的靖州杨梅,我也希望每一颗杨梅都不被浪费,都能产生价值!”望着一车车平安运往外地的杨梅,他总算欣慰地笑了。

孩子们的选择,他不干涉

现在的卢登科,是木洞杨梅繁植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不但带领大家获得成功,自己也获得了青年星火带头人标兵、科技进步先进个人、怀化十大杰出青年农民等荣誉称号。

和杨梅打交道的日子里,卢登科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什么时候施肥怎么嫁接他都一清二楚,提到他的名字附近的村子也没有人说不认识。每次农户来询问他关于如何种杨梅,他都会耐心的解答,并亲身示范。问及会不会让儿子跟自己一起种杨梅时,他笑言:“孩子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和理想,如果他们愿意跟我学种杨梅,我当然毫无保留地教给他们,如果他们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也不会强求,我尊重他们的选择。”

杨梅大王的担忧:一村富不如村村富

应该说,卢登科和木洞村,是“靖州杨梅”最为响亮的代名词。但对卢登科而言,他并不希望提到靖州杨梅,人们只能想到木洞村的杨梅,而忽略了靖州其他村镇上的杨梅。因为,只要是靖州杨梅,便都是他心里的宝贝。

就好比距离木洞村不远的高山村,同样种植着杨梅,却远不如木洞杨梅知名,往年甚至有不少杨梅成熟了之后只能烂在地里,村民的收入情况也很一般,大部分人住的还是吊脚楼,只有极少数的人住上了砖瓦房。看到这样的情况,卢登科挺难受的,他也在想办法逐步帮助其他村镇上种植更为优质的杨梅,从今年开始联合电商开始网络预售,他希望能够通过更多的渠道和方式,逐渐帮助靖州所有的杨梅种植户改善生活,从一村富到村村富,让人人都有成为“杨梅大王”的可能。

后记:

和卢登科的交流是一种很舒服的状态,你看得到他身上因军旅生活而养成的良好习惯,你也感受得到他的踏实认真和坚毅果敢。采访的几天时间里,我们跟着他,在杨梅山里上上下下,他就这样不厌其烦地修剪着杨梅的枝桠,查看每一株杨梅树的生长状况,累了就在山上歇一歇,得闲了就和我们聊一聊他的杨梅故事。看着杨梅从青色转为红润,再长成饱满多汁的乌梅,一直是他最幸福的事。

>>>点击下页进入更多回乡做养殖成功创业故事相关内容


猎才二维码